人物

卑之无甚高论 --我看莫言书法展 作者楚水

字号+作者: 来源: 2018-10-18 21:42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现在讲朋友圈,圈里圈外,如同局内局外,关键是谁在设局。布局乾坤,棋牌大小,运筹帷幄,是浮舟沧海,立马昆仑的心境,采菊东篱,荷叶一小舟,是悠然见南山的心境。  '...

 现在讲朋友圈,圈里圈外,如同局内局外,关键是谁在设局。布局乾坤,棋牌大小,运筹帷幄,是浮舟沧海,立马昆仑的心境,采菊东篱,荷叶一小舟,是悠然见南山的心境。

 

 

  卑之无甚高论--是莫言先生之谓:唯一一幅其不认为是书法的墨迹中书法作品,有屋漏痕的趋向,也有其从不临碑帖,却对中国文化传统的某种敬畏,应该算是莫言墨迹中的半幅书法作品。

 

  客观地说:莫言还真是有两把刷子,比如巜莫言墨迹展》其手书之前言,谦卑之若高傲,让人在其貌似客套的文字面前,去仰视其廉价的高贵与没落的光荣。简单一句话,谦虚的过分,就是做作,就是矫情。在自作谦卑中垒起傲慢的围墙,缺少起码的敬畏与坦诚。谢天谢地,总算是我们的莫言同志还不是卢梭,更没有解剖自己以作《忏悔录》的勇气。结语仍然恬不知惧,大言不危地说:

  "另外,我郑重表示:我用毛笔写字是向老祖宗和真正的书法家致敬(句号)",而这个句号却句读的意味深长,让人回味无穷。


 

  至于策展人--这位自称欧阳中石为姑夫的台湾人氏张大春先生的前言,确实不怎么十分特别的滑稽,更下了大力功夫,能够特意翻箱倒柜寻出一个留长辩子的清朝钱泳站台,并以其之论苏东坡先生,无意成书法家,却成为宋朝四大书法家中,开宗立派的大书法家,来佐证莫言书法,可谓论点鲜明,论据充分。如果当今书坛也四人而论之,莫言先生是否亦可以与林散之、启功、赵朴初比侪而立,鹤立鸡群?葛优广告词说,神州行,我看行。莫言左手书法,我看绝对行。

  张大春不愧是书法理论的大拿儿。言之凿凿,必以理论而佐证,不厌其烦地搬出钱泳这位前清大师:

  "试以四五岁童子,令之握管,则笔笔是史籀遗文,或似商、周款识,或似两汉八分,是其天真,本具古法,则篆隶固未偿绝也"

  --这种类似试图以一个受精卵,来证明生命起源,演变过程的理论,来论证莫言所写的字,特别是从不临帖,再用左手写的打油诗,才是书法大道正统,不是数典忘祖的蟊贼的方式方法,让人汗不敢出。反而推之,大概凡写碑临帖之若我辈,岂不都是不谙世故,忘祖数典的蟊贼。也就是说,一直如四五岁童子握管,从不屑于临帖的莫言,完全可以像大江东去的苏东坡一样,足可以开莫言墨迹之宗,立莫言书法之派。然而,果然如斯否?稍有常识的人也会知道,尽管自称“我书造意本无法”“自出新意,不践古人”的东坡先生,不是从不临帖,而是遍学晋、唐、五代名家,得力于王僧虔、李邕、徐浩、颜真卿、杨凝式,而最后才自成一家。我想这浅显的道理,对于那位张口钱泳,闭口沈增植,又自称欧阳中石姑父的张大春先生来说,不会不懂,明知天道不可违而为之,或许是他自认为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替天行道。满嘴跑火车,难道不是谬论?

  卑之无甚高论--这是莫言此次书法展中,应该算是书法的唯一一幅书法作品。谢天谢地,总算是没有堂而皇之的标明:左手书之。否则,这种心无敬畏的杂耍,其实,连野狐参禅的资格都没有,还谈哈子吗?另外,高论卑之无甚与有啥子吗?又十分矛盾,是指策展人张大春呢?还指观众,然后愚弄观众,学养如斯的莫言先生,真的让人尊重,让人发自内心的尊重。过去人们都说:高密的高粮地里出了两个名人,一个是诗人赵希臣,一个是作家莫言。过去我总不相信,现在信了,至少从左手写字的角度看,莫言赵希臣绝对是一个朋友圈子里的人,而且,据说两家相距不远,也就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的距离。不同的是赵希臣的杂耍,成不了气候,莫言野狐参禅,极有可能成为苏轼东坡,特别是《莫言墨迹展自序》肯定是继兰亭、祭侄、寒食之后天下第四大行书,这才是中国文化获得诺贝尔奖的真正光荣!

1.中国金融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中国金融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中国金融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国金融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国金融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